呪言連斬

查看个人介绍

【Coldatom】Until I Hit the Dance Floor (小甜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好兴奋啊!!!!!

太喜欢了额额啊啊啊啊!!!!!!

💖💖💖💖💖💖

Lurking in the Dark Corners:

又名Len治不好的舞蹈症

名字来自Sia 的Cheap Thrills

S1E11的脑洞系列,那天Len特别想跳舞...

---------------------正文--------------------

“我得喝上一杯。”Mick说道,那张有着硬线条的面孔藏在一顶卡其色的软呢宽檐帽下。

酒吧的窗上笼着白色蕾丝制成的帘子,阳光透进来在空气中形成一层灰蒙蒙的轻纱。欢快的钢琴蓝调围着人们打转,手持金属托盘的女招待忙碌地穿梭在圆桌之间,身上的束腰红裙随着她的步伐翩翩起舞。


为了躲避时空领主的猎人追踪,Waverider停在了1871年的救赎镇。一行或将成为明日传奇的成员们,在这个西部小镇获得了意外的憩息。

在Sara和Mick赌酒之时,Len百无聊赖地在Martin身旁坐下,后者正在和一群面相不善的人赌牌。

“啊,谢谢,先生们。”Martin自得地在桌上摊开手中的牌,俯身撩走了摊在桌子中央所有的钱。

“不是个好主意。”Len看着对面长发男人愠怒的神情,想,但他只是侧着头去,并未多说些什么。或许会是个麻烦,不,肯定是个麻烦,但这又如何,Len从不对麻烦感到厌烦,事实上,他自己就是个麻烦制造者。若真要说他此时的感觉,多半只是无聊罢了。

他低着头,帽子宽大的帽檐在他的双眼处留下一道影子,像极了佐罗的蒙面,只露出鼻子和微微瘪着的嘴。

钢琴曲调仍是隐约入耳。嗒,嗒嗒。Len发觉自己自己的脚随着音乐的律动不听话地敲着地面。这可不妙。

都怪这该死的气氛,和要命的无事可做。他低下头,盯着自己那双不久前新鲜出炉的黑得发亮的皮鞋,无暇去听一旁Martin关于其父亲的言论。那是一双非常适合跳舞的鞋子。

“嘿——放开那位女士。”Martin与对面先生的争执将他的思绪拉回来了些许。麻烦来了,他想,心里有些愉悦,毕竟他百无聊赖的神经太需要一些刺激了。

“冷静些,先生们。”他说,一贯的慵懒语调,尾音拖得很长。

此时因为不断输钱而暴怒的先生自然不会听他的话,他歪了歪头,从腰间掏出一把左轮手枪。

砰。Martin诧异地看着眼前的人应声倒地。在他的身旁,Len手持着枪,像无事发生一般端坐着。

整个酒吧一阵肃静,一直弹奏着的蓝调似乎都轻了一些。窸窸窣窣的低语声蔓延开来,木质椅子在地面上发出刺耳的拖拽声。

“你的朋友先拔枪,被干掉了,正当防卫。”

“你觉得我们像是会在意这些的人吗?”

仿佛说好了一般,整个酒吧陷入了一阵混乱。处在漩涡中心的Len倒是十分享受着这一切。和暴徒打架对他来说就和跳舞一般心旷神怡。一阵枪击,伴随着死水帮成员的惨叫声。子弹用毕,他双手接过迎面向他袭来的拳头。关节发出脆响。他一个转身,对方被猛地扔在圆桌上。

可惜了那些威士忌,Len想。方才攀上他双脚的律动没有丝毫消散的意思。他试着去无视它们失败了之后,便对自己说那是酒吧闹事带来的兴奋罢了。

玻璃的破碎声,桌椅撞击声,和女士们的尖叫声构成了一章杂乱不堪的华尔兹舞曲,Len一行人身处舞池中央。他身上的黑色风衣随着他舞动。


这出被Rip称作“意料之中”的酒吧闹剧拉开了一天的序幕。

“死水帮的成员让这个镇子的居民惶恐不安,我准备做些什么去阻止他们。”在时间旅行者们本该有机会乘着Waverider留下他们惹出的烂摊子不顾之时,偏偏他们当中那位极有正义感和英雄情结的原子侠先生异常坚定地想要留下来。

Len感觉他说这番话时已经自带老西部影片的背景音乐了。

Gideon制作的衣服总是极为合身,Len对着他那身笔挺的深棕色西装和黑色花纹领带看得有些出神。不知道Ray穿着这身衣服跳起舞来会是如何?他轻轻咳嗽了一声,匆忙地试图将这对他来说极为可怕的念头掐死在萌芽初期。


之后的一天对于Len来说还不算似乎太糟,和帮派的人干架或许不是他最喜爱的消遣,但在他的列表上也可以算是排在前头了。看着Ray别着那枚警长的徽记神气活现的样子,他总有些莫名地想笑,用自己拿惯有的漫不经心地瘪嘴表情掩饰过去了。唯一不太对劲的就是那阵想跳舞的律动从来没有停止过,他就差使劲儿抖抖脚将它们像毒蛇一般甩掉了。该。死。的。西。部。气。氛。


“你在干什么?”一日警长成就达成后,Ray坐在自己的床上,向倚着门框的Len眨了眨眼睛,显得有些疲乏。

Len叹了口气。“不干什么。”

“哈!我当了一天这儿警长,说起来或许很奇怪,但我觉得我会想念这个地方的。”

“一位多亏我及时开枪才能活到现在的警长。”

“说的在理,”Ray撇着嘴,“谢谢。”

“哦得了,别谢我。你要是死在这里,我们得给你举行什么西部葬礼,想想就麻烦至极。”

“西部葬礼?听起来挺酷。”

“我觉得你没抓住重点。”

“重点?”Ray轻快地从床上站起来,向门口看似百无聊赖的双手抱在胸前的队友迈了两大步,“比如你来这儿就是为了告诉我不乐意给我举行西部葬礼?”

“没错。”

“那我们对‘重点’的定义可不太一样,不过说真的,谢谢。”

Len一脸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说了别谢我,烦死了。”

Ray看着他转身离开,但没过多久又绕了回来。

“Hey Boy Scout,”他说,看着Ray疑惑的样子,仍是一副惯有的慵懒又不耐烦的神情,但语调明显比平时轻了不少,“你当童子军的时候他们有教你跳舞吗?”

曾经的Eagle Scout整个人像是被点亮了一般,眼中带着快活的神采,睫毛像两只扑闪的蝴蝶。“哦是的——事实上我们学过方块舞和其他的——”

Ray戏剧化地叹了口气,肩膀陷了下去。“那是个rhetorical question。”

“Gideon!”他突然喊道。

“你好,Mr Snart.”

“给我播 Let’s Talk about a Man”

有节奏感的音乐缓缓响起,Len来到驻足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的Ray跟前,牵起他的手——

Ray被这卒不及防的举动吓得后退了一小步。“你在…干什么?”

“跳舞,别告诉我你这都看不出来。”他说着将他那愣着的舞伴拉近了一些。

“你要是真想跳舞可以去找Sara…”Ray犹豫着说,“我觉得她多半不会打断你的腿的。”

“看看我们现在的处境,被一群看管时间的人追杀,差点死在这个鬼地方,而且还要去消灭一个永生的灭世魔头。要是现在不做些自己想做的事,说不定哪天就没机会了。”Ray发誓在Len连珠炮一般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在他的脸上看到了转瞬即逝的伤感。或许他觉得没人注视着他的时候也会是相同的神情。

“所以现在,跳舞。”他接着说。

科学家突然笑起来,随着音乐的节奏,冷不丁地提起他的右臂,像是宫廷舞的姿势一般,Len被转了个圈。

“嘿!你在干什么!”这次Len被吓了一跳,即使他死也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你的舞技简直糟糕透顶。”

“我吗?我在及时行乐啊。”Ray依旧笑着,露出一排好看的牙齿。

Len看着眼前的舞伴,任由那压抑了许久的律动攀上全身,感受着两人互相触及之处。

手。手臂。腰间。脖颈。

双眼。两对灰绿和琥珀色的,互相凝视着的双眼。

I won’t tell you I love you until I hit the dance floor.

-------FIN-------

第一次写可能OOC了 吃吃甜饼就好别在意细节

暖Coldatom的重任就交给我  ):-)


Luna x.

评论(2)
热度(22)
  1. 呪言連斬Lurking in the Dark Corners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好兴奋啊!!!!! 太喜欢了额额啊啊啊啊!!!!!! 💖💖💖�
 
©呪言連斬 | Powered by LOFTER